等终等于等明等白

回到过去

02
回到青学,看到大家当年的青涩面孔,手冢有些情不自禁,感觉自己仿佛真的只有十几岁,但是他知道,岁月打在灵魂上的痕迹无法磨灭,就算当年再显得严肃,但到底也还是个小孩,固执的很,现在的自己倒不似那时了。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部长没有听到身边的乾的话,在对方再一次喊了他的名字时他才反应过来。“龙崎老师让你过去,说有东西拿给你。”对方如是说。“嗯”手冢转身走向老师的办公室,心里也在盘算着,“是那件事吧,那应该是关东大赛那时候,说起来第一场是和冰帝对战啊,那之后自己就旧伤复发去德国治疗了。”
到龙崎教练办公室,教练将一个档案袋递到手冢面前,手冢将档案袋里的宣传册拿出来,“那里培养出不少的世界级顶尖选手,是所水平很高的学校,你不必现在给我答案,因为是你自己的未来,回家和家人好好商量一下吧。” 在来的路上也想到了这次教练大概要说的是这件事,龙崎教练说完,手冢点点头,“那我先走了”,对龙崎教练鞠躬后转身出去了。时至今日,他依然记得当初自己拿到这份海外留学优待生的宣传册和申请表时的心动,也记得自己隐瞒父母的私心,如今再次面对这样的选择,他还是不会改变当初的决定,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而事实证明这一选择是于他而言是无比正确的。走到球场边,看到那个小孩沉浸在练习赛中,他手冢突然想起这次比赛对方是作为候补选手,继而又想到越前在知道自己是候补时装的若无其事,但还是暗暗赌气的可爱样子,手冢又轻笑一声,后又整理表情恢复严肃,走进了球场。
训练结束,在大家都往更衣室走时,手冢叫住了越前,让他陪自己练习一下,手冢想知道以19岁的自己的阅历与越前对打,会是什么样。看到对方眼中的兴奋,手冢知道他没选错人,除此以外,他还有另一方面的考虑:毕业后再没机会和他交手,不是不可惜的,相反,手冢也很在意和关注对方的成长,一直期待和这个一年级再一次交手。记得自己毕业时和这个小不点打了一场告别赛,那场比赛是礼物,也是约定。
一场练习赛打下来,两个人都大汗淋漓,气喘吁吁,天色渐晚,尽管两人都有些意犹未尽,但鉴于第二天还要上课,两人只好收拾东西进更衣室。“这次比赛,你……”手冢欲言又止,龙马疑问地看向对方,“没什么,回去吧。”最终手冢还是选择到时候再说。
两个人伴着夕阳走在回家路上,越前率先打破沉默,“这次的比赛,部长要和那个猴子山大将对战吧。”手冢愣了一下,想了想这外号与那人的契合度,觉得还是比较贴切的,“你见过他了吗?”
“嗯,之前有碰到。”
“他是个能看透别人的人。”
“看透又怎么样,照样打败他!”
“初生牛犊”,手冢心想,“不过是你的话,一定可以。以前的我相信着,现在更加确定。而事实证明,你确实可以。”

佐助怼死蛇叔,鸣人庆幸佐助不用被霸占?明知道师父伤心还要插刀的太子有点黑啊!

这ED实际上是佐助回顾与鸣人的分离和与尼桑的惨斗但其实他回到了鸣人身边?

一组兄弟,小佐助的天真笑颜和我都永远爱你

爱是想碰触又收回的手?

鸣人身边和卡卡西樱身边有何不同?

我想牵你的手你却用手里剑对着我?

sq的蛇窟佐,月读的佐助对鸣人是多大仇?旦那成了坑小孩搞传销的。

早点意识到会有不同结局吗?

火影背后的宇智波

对对对,救佐助最重要,好色仙人排后面不说,可是村子里人命关天啊,等你追回佐助怕是来不及?